關於部落格


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
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

音樂:君臨天下
  • 61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9

    追蹤人氣

雙龍記─約定

< 一> 一間座落於山谷中的小木屋,襯托著寧靜的光景,染著仙野的愜意。 『母親,我回來了!您在哪?我摘您最愛的百合花要給您...』 咚..咚..興奮腳步聲伴隨著喜悅的心情,小小手掌緊握著剛摘下的白色百合花,邊跑邊呼喚著! 喘呼呼地來到房門口,急欲看見母親笑容的他,緊忙打開熟悉的房門,小小腦袋迫不及待探進去堆滿笑意叫道,『母..』才出口半句,接下來的聲音彷彿被人奪走,一個字兒再也發不出來,房內的景象讓他睜著圓圓的眼睛驚恐的看著。連放在門把的小手也僵直在那。 『混蛋!居然有小孩!』粗暴的聲音來自房內裏頭的男人,他單手從他身下女人的腹部拔出還沾著鮮血的匕首,惡狠狠的眼神直視闖進來的小男孩。 高大的身形迅速撲向門邊的男孩,男孩一見狀倒也不怕,緊握住小小拳頭往男人的身體打過去,大聲喊叫:『壞人!你把我母親怎麼了?壞人!!』 小小拳頭發揮的力道好比蚊子叮咬,男人不耐揮上一掌將男孩打落至牆角,『媽的!吵死人了!靠!這下不就被她佔便宜,花那幾毛錢就想要我幹掉兩個!媽的───』一口不爽的謾罵,手也不停歇連忙整理身上的血跡。 幾乎是被掌勁快打暈,小男孩幼嫩的臉頰隨即腫了起來,嘴角掛著一道血痕,但無法忍受的悲痛讓他又站起來,馬上撲向男人的手臂用盡力氣咬下去! 『呀!痛────你這個混帳不殺你,老子跟你姓!!』 手臂上傳來的灼痛感,讓男人冷汗涔涔他趕緊用另一隻手扯下咬著他手臂不放的男孩,隨即又一拳揮過去! 小小的身體順勢摔出去倒在木板上。 『這小傢伙真狠!』看著被咬的地方已經是皮不見血肉模糊,痛到極點的男人眼神居然開始有些殘虐。 『不過殺了你,老子覺得便宜了那女人……哼──』詭異的眼神開始打量起眼前的男孩,嘴角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,讓人不禁頭皮發麻! 他一步一步走向前去,小男孩被他身上所散發的邪氣所驚,身子不由開始往後退。 只是男人比他更快,他快速捉住男孩的手將他拖至床邊並撕裂衣服,『外島女人生的小孩,果然皮膚比在地的還要細緻。』不規矩的手開始不斷搓揉男孩赤裸的上身,小男孩眼神露出驚慌:『放手!放手!』被緊捉的雙手不停掙扎,壓制他的男人卻是不為所動。 男人笑的淫穢,他低下身開始肆意的在小男孩身上留下情慾的足跡,孤力無援的小男孩用著憤恨的眼神怒視上方的男人,極端的恨讓他緊緊咬著下唇,直至嘴角出血他也不覺得痛。 不能哭!不能示弱!這是腦海中他唯一的念頭,他一定要殺了對方替母親報仇。 趁著對方沉醉當頭,小男孩豁命踢出一腳踹上對方下身,男人一個哀痛立即鬆脫手撫住痛處,下一秒,就見男孩拿著一把小短刃刺上男人的腹部。 『嗚...你!!可惡!』怒極的男人再度揮上一拳將小男孩打至翻滾在地上, 並狠狠踹上男孩的胸膛一腳,隨即從身上拔出短刃轉手便往小男孩身上刺去。 危急之時,飛箭由後方破窗而入,射中男人的背部,男人再度受創跌倒在地。 這時一抹黑影竄入房內,背起昏厥中的小男孩,快速逃離此地。 ※ ※ ※ ※ ※ 「少主…….少主….」 唔….別吵我,我全身好痛喔!母親......您在哪?君兒身上好痛......... 昏睡中,一張小小臉蛋因痛苦而糾結著,口中不停囈語,在旁觀視的黑髮男孩 ,露著擔心的眼神,一邊拿著布往身側的溪湖沾水,再回身擰乾輕輕擦拭著昏睡中男孩的傷處。 逾半刻,始終閉著眼的雙眸,這時緩緩睜開。 「少主!」 「阿介?你怎麼在這??我們不是說好要去摘花送給我母親嗎?………唔,等一下!為什麼我的胸口會這麼痛?」 「少主!你不要亂動,我先揹你去看醫生。」 「不要!先回答我的話。」一雙綠眸直視著黑髮男孩。 黑髮男孩輕輕閉上眼,心中萬般糾結:他沒想到少主會忘記方才所發生的事,看來他一定受到很大的刺激,如果他把真相告知,那少主...能夠承受嗎? 看著阿介表情凝重,感覺好像有發生過什麼事情,可是他為什麼想不起來呢? 疑問充斥著腦中,小男孩開始晃動自己的腦袋試圖想讓自己想起該想的事情。 「少主!」雙手按住對方的肩膀,閃著沉重的黑眸望著眼前的少主,他不忍看少主這付模樣,於是一把擁住他的身體顫著聲說道:「少主,夫人..夫人她被人殺了。」 之前遺忘的記憶突然像潮水般湧上來,小男孩睜著大眼看著前方,一動也不動,抱著少主的黑髮男孩,感到擁住的身體輕微顫抖,他慢慢離開少主的身體,望向他。 這一刻,眼前的情景再也讓他忘不了。 像洋娃娃般的綠眸,滴落如寶石般的淚水,一滴、兩滴、烙印在美麗的臉上。 忍不住伸出手,輕輕拭去那讓心痛的淚,緩緩說道:「不要哭、不要哭,我會永遠陪在你的身旁。」 「為什麼?母親又沒有做壞事,為何要這樣對她?」忍著不讓落下的淚水狂飆,小男孩握著拳頭大聲吶喊。 待續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