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

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
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

音樂:君臨天下
  • 61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9

    追蹤人氣

矛盾的人生

矛盾的人生 吾-梟鷹奔雷! 誕生於與人類不同的世界裏。 吾從不問為什麼及生存為何? (太多的思考問題,吾想,放棄問-會比較容易看清眼中景像) 只是...主人有一句話深藏在吾心中已經一年多,想趁這機會問清楚。 主:你問吧! 雷:對妳而言,當初吾存在的定義為何? 主(想也不想):為了紅璃。 點點頭閉上眼,雷沉默一陣子又問:那現在咧? 主(有些虛心):嗯...這答案對你而言這麼重要嗎? 雷眼神堅定鏗鏘有力回道:沒錯!很重要! 思忖一會,主慎重回答:有些事是冥冥之中就註定好,你可以回想一下,這一年當中你遇上哪些人,而答案就在這。 雷聞言,再次閉眼沉思..... 猶記得--- 剛進來主人家時,首先看到便是紅璃,那聖潔不可侵犯模樣,連他跟她合拍時總是怕冒犯到她,倆人之間也沒有任何言語交流,直到合拍次數多了,紅璃才慢慢開口與他說話。 紅璃:你是我見過最無心機且單純的一隻鷹。 雷:吾不是老鷹! 聞言,紅璃輕笑:那主子想將你跟我配成一對,你有什麼想法? 望著那絕美的笑容,雷有些看傻:這....吾不知道! 紅璃抬起美眸轉望天際:紅塵情愛不適合我,所以你的唯一另有他人。 站立身旁的雷沒再答話,映入瞳中的紅璃身影似飄渺無定,他知道如神祇般的女子,是不需要臂膀的依靠。 接下來,他遇到另一位有著火紅般頭髮的男子-名為吞佛童子。 他很冷,他的冷是像火燄般灼人,他甚少與他說話,因為他很有自知之明,面對一個有著心機魔之稱的人,他是鬥不過他。 只是再怎麼很少與他有所交集,那隻魔還是秉持著一貫,不願失了禮的優雅之態,來與他打聲招呼。 吞佛:汝身上透露著一股讓吾感到熟悉的味道! 不明究理,雷自然的低下頭四處在自個身上聞了一下,奇了,吾每天都有洗澡,還是主人給吾的香皂跟他的一樣!? 吞佛金瞳微瞇,眼前男子的動作讓他有些想失控扁人的衝動。「此味道非是身上所散發出來,而是汝的氣質。」 突然間氣氛尷尬起來,但倔強的雷還是一派自若回答:不必這麼拐彎抹角與吾談話,畢竟你的優雅非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! 「哦--原來汝喜歡直接來!」吞佛輕笑,一起招便是朱厭在手,快速直擊對方空門。 沒料到吞佛有此一招,雷是閃避不及,眼看將被對方刺傷,一道白影縱入替他擋去殺機。 「汝,多事!」半途被人插手,這下逗獵物的樂趣全失,吞佛金眸閃著不滿。 白影沉聲說道:以後都是一家人,有必要捉弄他嗎? 雷聽著這兩人的對話,瞬間才知道自己被耍了! 正想發怒時,白影又說話了:你好,吾是風之痕。 看到對方這麼有禮,雷馬上忘掉不愉快的事回道:吾是梟鷹奔雷,剛才多謝了! (原來他叫風之痕,這一身雪白的模樣再配上俊朗沉穩的五官,舉手投足間不失長著風範,看來他應該是在這裏資歷最深的人。) 「哼~這麼溫馨的交友模式真教人感動,不過梟鷹奔雷奉勸汝一句話,別看他一付穩重得體的模樣,他可是有戀童癖呀!」 「吞佛童子!」一道怒喝 「戀童癖?!」一句疑問 同時發出,吞佛童子晒然一笑,轉過身優雅的離開。 徒留這兩名不知該如何再應對下去的人。 哈---魔麼,總是要隨時隨地擅用自個的魔性,否則不就太對不起自己了! ************ 經過這次的交手,雷對吞佛童子的心機又更深一層的認識,為了怕哪一天不曉得自己怎麼被賣掉,他還是對吞佛童子保持距離,以策安全為要。 只是風之痕那次被吞佛童子將了一軍後,不知為什麼全身突然變成烏壓壓的,連頭髮都變得黑晶晶,看上去模樣是比之前更年輕俊美,但...他的眼神透露的殺氣也不輸外貌般刺目。 不過...雖有殺意卻沒行動力,風之痕寧願望著玻璃門,也都不願打開來見客,由此可見他真的生氣了。 雷突然覺得有些感慨,好不容易才剛認識的人有令自己感到溫暖時,下刻卻變卦了,所謂世事無常所言真貼切! 欸~看著窗外...又下雨了!算算來這一個月下雨次數已過一半,這種沉悶的感覺讓人有些鬱卒! 「轟隆---轟!」才剛嘆完氣,外頭突地一道雷電劈開雲端落下,緊接便是一陣徹天之音震憾心口,雷瞪著大眼看著這奇妙的景像,胸口像是一口氣喘不過來,被壓的緊緊的;這是什麼??(主(拍拍雷的肩頭):奔小雷,別太訝異這是一種自然現象,它的學名叫:打雷!) 雷:打雷?? 主:嗯!沒錯。 聽完主子的解答,雷還是不懂下雨就下雨為什麼要打雷呢? 而且這聲音聽起來很討人厭! 雷悶悶的想著,就在這時候後方從不開啟的另一個玻璃門,緩緩打開了--- 「恨吶!----」 「呃....」雷聲才剛響過,後頭猛然傳出男人的怨恨聲。 雷嚇一跳立即轉身察看。 「你!」定眼一瞧,在他的面前是一位全身都發紫的..不對,是一身紫衣的華麗男子。紫黑髮,紫衣,紫鞋,只差臉色不是發紫。 「瞧夠了麼?!」天生緊皺的眉頭,現下又多了幾條足夠可以夾死三隻蒼蠅。 「抱歉,請問兄台是?」 「誰跟你稱兄道弟!」不太想甩人,紫衣男子冷冷的回了一句,便繞過雷的身旁逕自走向陽台去。 「啊---不能去外面呀!」看著紫衣男子非常自然的往外頭走去,聽話的雷將剛剛主人給他的警言當成信仰來奉行,所以他馬上阻止紫衣男子的行動。 快步隨後至屋外,伸手欲將人拉進來,同時間眼前一道紫光劈下,自己猛地被人以急速拉進屋內,一陣天旋地轉後,雷穩住身形,晃晃還有些暈的腦袋,眼光努力望向方才把他拉進來的人:「你..是??啊~~那個紫衣男子!」 一想到剛剛那道紫光,直劈那男子身上,雷隨即轉身步向陽台。 「食物!」 「嗯?食物??你肚子餓了?」腳步才剛踏前,身後便傳出這麼一句簡單俐落的名詞,當下雷停下來轉回身看著對方。 沒想到對方也用著很奇怪的眼神正打量著自己,看著看著,這種奇怪的氣氛讓雷有些不自在,加上對方毫無情緒的眼神配上清冷的五官...等等---主人為什麼吾遇到的人都是這種氣質??(主:抱歉!夏天太熱了,偶須要買一些能來降熱的奇異人士。雷:那吾又算什麼?(開始對主人有所怨言的雷,這才發現自己誤投錯家了!)) 「吾的臉上有什麼?」忍住悶氣雷忍不住問了。 「嗯~哼!...笨!」 非常直接的言詞,就像一把利箭直射對方的心巢。 「你!...」忍住..忍住..媽的~罵人還需要看這麼久才罵!這傢伙-- 「刀隼!」 「什麼?」 「吾的名。」 「....」這下換雷不語,他決定回頭先去看看那名紫衣男子的狀況,至於那個說話有頭沒尾的人,他還是不要搭理的好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